心疼Loki的小口耐

【密林父子】相伴

你于远东的星光下醒来
命运为你披就优雅
岁月无法侵蚀你容颜
百灵不及你歌喉
魔法与箭术深植你魂灵
维护世界的秩序
生命之树再次回归
精灵,为你名

    “莱格拉斯,莱格拉斯……”
    一束阳光透过密密的绿叶落在莱格拉斯的面颊,他侧躺在卡多树干上,银白的头发倾泄下去,右手手背盖住了半张脸,看不清他的面容。
    “……恩?”像是刚从一场睡梦中醒来,莱格拉斯张开右手,缓缓睁开了双眼,湛蓝的眼睛眨了几下才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光明,他突然坐立起来,茫然的看向四周。静谧的丛林,四处都是高大的卡多树,绿叶盖住了天空,阳光透过枝叶打落下来,细碎的金茫浮于空中,一阵风吹过,叶子发出簌簌的声音。
    不,这不是末日山……这是……幽暗密林!
    他在幽暗密林!
    莱格拉斯站了起来,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,然后反手抽出了背上的背着的短刀……海勒,这是孤山之战前他收到的礼物,来自他的父亲――瑟兰督伊,精灵王。莱格拉斯小心的抚摸着刀身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,就这样过了很久,久到百灵鸟都回了巢,太阳也收敛了光芒。莱格拉斯终于动了,他将海勒重新放回了背上的刀鞘中,纵身一跃,稳稳的落在林地上。
    他回来了,回到了大战之前,回到了幽暗密林。那么,其他人呢?佛罗多,金雳,阿拉贡,山姆……他们都去哪了?也回来了么……不……不对,这个时候……佛罗多还没有出生呢(-_-||),也就是说,一切都还没有发生,一切都还有转机……佛罗多可以不用背负本不属于他的命运,甘道夫不用再和炎魔同归于尽,博罗米尔也不用战死在途中……还有瑟兰督伊……为了自己,为了密林,他宁可留在中土渐渐透明也未曾接受梵拉的召唤……莱格拉斯想起孤山之战,自己离开时,他不可一世的父亲瑟兰督伊脸上呈现出的分明是哀伤,他说母亲是爱自己的……那么他呢?
    月光透过密林轻轻地铺在了厚厚的枯叶上,莱格拉斯迈着有力的步子穿梭于卡多林,他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垂落在身侧,下鄂微扬,眼睛望向前方,萤火的光芒星星点点,夜莺在枝头歌唱,赛洛河就在前方。
    幽暗密林中的空气是如此令人怀念,我以许久没有听过夜莺的歌声了,末日山上没有夜莺,那里只有无边的战火和凄厉的嘶鸣,族人在我身边接连倒下,胜利遥遥无期,可我无路可退。
    在征途中,我路过卡拉霍拉斯,遭遇了敌人的埋伏,差点死在那里,那时,我躺在雪堆中,看着冰冷的月光,恍惚中看到了一个人,不是陶丽尔,而是你――瑟兰督伊,我想起许多过去的时光,回忆里都是你……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,我只是不想看到你的脆弱,不想看你受伤,你的脆弱会让我连呼吸都开始疼痛,我的父亲,伟大的精灵王,你应该永远意气风发,永远咄咄逼人才是。
    行至林地大殿之前,和以往一样,守卫森严,但莱格拉斯知道,在黑暗中有很多双眼睛盯着这里,也许是兽人,也许是魔鬼。
    “莱格拉斯大人!晚上好!”守卫向莱格拉斯行礼。
    “托利尔,晚上好!”莱格拉斯微笑回道。
宫门被打开,莱格拉斯随即走入,和记忆中的一样,一点都没变,热情的守卫,静谧的宫殿,那么,是否和上一世一样,抓到了矮人王呢,只可惜上一世没有听到父亲和矮人王的对话,不知这次……想到此处,莱格拉斯加快了步伐。
    穿过蜿蜒的空中长桥,就是正殿了,他的父亲,瑟兰督伊高高在上的倚靠在王座之上,华丽的长袍在王座上铺开,银色的长发上是一顶红叶缀成的王冠,冰蓝狭长的眸子里充满了讥讽,英挺的鼻梁下是薄冷的唇,一神一动皆是神灵细细雕琢而出,他的王座下是被俘的矮人王!莱格拉斯沉默的走到一旁,瑟兰督伊看到儿子来了,没有任何表示,默许了莱格拉斯在此。
    “有人觉得这是什么崇高的使命,收复家园,消灭恶龙。”高贵的精灵王从王座上走下来,缓步到矮人王的身后,转身说道:“但我觉得你们没有那么高尚,你们只能做些偷偷摸摸的勾当。”
    瑟兰督伊将脸贴近矮人王,与他四目相对,薄唇轻起:“你找到了进山的方法,你在找能赋予你王权的宝物,帝王珍宝――阿肯宝钻。”他直起身体,美丽的头颅上扬了几分,嘴角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,“在你眼中是无价之宝,我能够理解,山中众多宝石,我也觊觎已久。”瑟兰督伊的目光伸向远方,“白色的宝石,如同纯洁的星光,我可以帮你。”瑟兰督伊闭上眼睛,只一瞬,再次睁开,目光放在了矮人王的身上。
    矮人王索林.橡木楯的沉默终于有了松动,他的眼睛直视瑟兰督伊,露出了然的微笑,说道:“请说吧,你的条件。”
    瑟兰督伊正色道:“我会放你们走,但要把我的财宝还给我。”
    索林.橡木楯踱步到来时的阶梯:“公平交换。”
    “当然,王者之间的约定!”
    瑟兰督伊没有看到背对着他的矮人王目色暗沉,瞳孔中压抑着怒火。
    “哪怕世界毁灭……”索林.橡木楯猛地转过身来,用手指着瑟兰督伊,大声地说道:“我也不会相信瑟兰督伊,你这样的国王!”他越来越愤怒,用拳头砸在胸口:“你不值得信任!我看到过你怎样对待你的盟友!”索林.橡木楯激动的走向精灵王:“我们找到你,饥肠辘辘,无家可归,我们渴求你的帮助,你却袖手旁观,你转身离去,让我的人民饱受煎熬,葬身火海!”
    瑟兰督伊像是被人用刀刃戳中了伤处一样,他猛地欺身上前,低下头死死的盯着矮人王,咬牙切齿道:“不要跟我提龙火!我体会过它的力量!”瑟兰督伊的左边半张脸迅速的凹陷下去,露出脸骨的形状,瞳仁被眼白替代,与完美的右半边脸形成鲜明对比,越发显得可怖,像是回忆起什么可怕的事,他深吸一口气,痛苦的说道:“我也斗过北方的恶龙!”随即,迅速的后退,恢复了往日傲慢的模样,仿佛刚刚的一切都不曾发生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索林.橡木楯,说道:“我警告过你的祖父,他的贪婪必会引来恶果,但他充耳不闻。”
    瑟兰督伊认为自己不必再说什么了,他和矮人族积怨已久,矮人王的无礼让他无法容忍。瑟兰督伊转身,拖着迤逦的长袍走向他高处的王座。“你和他一样。”瑟兰督伊挥了挥手,士兵便上前抓住了矮人王。
    瑟兰督伊居高临下的看着矮人王,冷冷的说道:“在这里待到尸骨无存吧,100年对精灵来说,只是一瞬间,我有的是耐心,我会等的……”
    索林.橡木楯不甘的回头去看王座上的王,拼命挣扎,但他无能为力,这是精灵的国度,审判他的,是精灵王。
    索林.橡木楯被带离后,世界安静了下来,瑟兰督伊略有疲惫的坐在他的王座上,莱格拉斯走到瑟兰督伊的身边,单膝跪地,仰视着他的王。
    “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?”
    “索林.橡木楯是矮人最后的王族,矮人的命运不该由我终结,儿子,有些事我们无法随心所欲。”瑟兰督伊看着自己戒指上的宝石,像是透过那华丽的色泽回忆着什么。
    “您真的斗过恶龙么?为什么我不知道?”
    “那时你并未出生……为何会对恶龙感兴趣?”
    “连您都畏惧的,我十分好奇。”
    “莱格拉斯,你记住,决不能直面恶龙,那龙火的力量不是你我可以抵御的!”
    “是,我会听您的话。”莱格拉斯将手覆上瑟兰督伊美丽的左脸,眼中流露出心疼的神色:“这里……为什么会……还疼么?”
    瑟兰督伊愣了一下,说道:“不,很早就没有感觉了,一种魔法而已,莱格拉斯,你刚刚去哪儿了。”
自然的收回手,莱格拉斯说道:“去森林里散散心,最近那些邪恶的蜘蛛太多了。”其实……他记得好像是因为陶丽尔与奇力相谈甚欢,让他有些不大舒服吧。
    “那些蜘蛛不用太过在意,驱逐就好。”像是想起了什么,瑟兰督伊皱了皱眉,“……莱格拉斯,我有些累了,你先退下吧。”
    “是的,父亲,你好好休息。”说完,莱格拉斯便站起来,转身离开了正殿,向地牢走去。虽然还想呆在他的身边,可还不是时候,自己还有些事需要去处理一下,上一次是那个霍比特人放走了索林.橡木楯,这一次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,而且魔戒的事情也要趁早解决。
    看到儿子走了,精灵王瑟兰督伊左肘撑在王座上,食指放于唇下,细细琢磨。莱格拉斯没有对他说出真实的想法,他如此不快,是因为那个卑微的木精灵么……必须要趁早清除那木精灵的妄念,辛达的血统不可玷污。
    “那些矮人们还安分么?”莱格拉斯问地牢的守卫。
    “哦,是的,莱格拉斯大人。除了那些破口大骂,他们没有任何动静。”
    莱格拉斯有些不放心,那个霍比特人持有魔戒,遁形无影……“唰”……什么声音!莱格拉斯猛地回头,转角的阴影处,一支花被无形的力量压弯了,原来在这里,莱格拉斯露出一抹了然的笑。
    “是谁在看管钥匙?”
    “雷吉。”
    莱格拉斯点点头,原来如此,是那里偷来的钥匙。小偷巴金斯,这次由我来保管钥匙,你要怎么做呢?
    “莱格拉斯?”
    “陶丽尔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    “莱格拉斯,这与你无关”
    “好吧。”莱格拉斯无所谓的笑了一下,走过陶丽尔的身边。她还是那么排斥自己,不过没什么,现在我并不觉得难过,也许我对你,真的只是好感,你与奇力颇多磨难,如果现今你对他仍至死不渝,我愿祝你一臂之力。
      陶丽尔僵住了,莱格拉斯对她有些不对劲儿……“莱格拉斯,陛下要召见我!”
    “恩?父亲?”莱格拉斯顿住了,他不是要休息么……“陶丽尔,晚一些再过去。”
他,还是担心她吧……不,我怎么会这么想……“陛下要我立刻过去,莱格拉斯。”
    “哦,好吧,那么再见,陶丽尔。”
    “再见。”
    他们朝相反的方向走去,渐行渐远。
    守卫们休息的地方很安静,雷吉坐在一把椅子上擦拭自己的弓箭。
    “雷吉!”
    “哦,莱格拉斯大人。”雷吉站起来向莱格拉斯行礼。
    “请把地牢的钥匙给我。”
    “钥匙?可是……陛下……”
    “陛下那里由我去说,你先把钥匙给我。”
    “……遵命。”雷吉取下腰间的钥匙双手递给莱格拉斯。接过钥匙,莱格拉斯将钥匙放入怀中。
    “雷吉,明天就去狩猎队吧,最近的黑暗生物实在太多了。”
    “是的大人。”雷吉愣了一下后立刻欣喜若狂的回答,比起看守地牢,他当然更愿意去自由的狩猎队!
莱格拉斯微笑道:“好好准备,精灵勇士!”
    “是,大人!”
    莱格拉斯微微侧头,他想他听到了……莱格拉斯笑了一下,转过身,朝着精灵王的寝殿走去,父亲为什么要见陶丽尔?
    行走在明灭的回廊,莱格拉斯恍惚又记起了年少的时光,那些不可言说的岁月。彼时,他的父亲并不似如今这般冷傲,不近人情,那时他明明……明明……是会笑的,他笑起来很迷人……林中鸟兽,精灵子民无一不为他们的王而着迷……可是,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他父亲的温度仿佛被冰封了起来,留下的只是一个王的躯体……只剩下了冰冷与锐利。
    “就算赶跑了又能怎么样?”听到陶丽尔的声音,莱格拉斯顿了一下,侧身隐匿门外,透过缝隙看向殿内。
    陶丽尔略有焦急地在殿内来回走动,“它们难道不会跑到其他地方去么?”
    “其他地方不关我的事。”瑟兰督伊打断了她,冷漠的让陶丽尔不敢置信,她惊讶地望着他,而瑟兰督伊并不理会,他双手放于腹前,缓缓转过身子,华丽的长袍在冰冷的地面上熠熠生辉,“外面的世界潮起潮落,只有我们的国度永恒。”清冷的嗓音在殿中回响。
    陶丽尔泄了气般转过身去,准备离开,“莱格拉斯说你今天很英勇。”瑟兰督伊的声音从后方传来,不知何时他转过身来,静静的看着陶丽尔,“他对你渐生好感。”
    陶丽尔张了张口,终于说道:“我向您保证,陛下……在他眼里,我不过是个卫队长。”
    “也许以前是,不过现在可不一定了。”瑟兰督伊看了看陶丽尔,缓缓经过她身边,走到桌前,为自己倒了一杯酒,酒水流入杯中的声音也落在了陶丽尔的心上。
    “我想……你不会允许您的儿子对出身卑微的木精灵有好感吧……”陶丽尔艰难的说道,她的瞳仁里流露出一种难堪,带着些许期待的难堪,她渴望意料之外的答案。
    “没错,我不会允许。”瑟兰督伊放下酒瓶,“但他还是很在乎你。”想了想,瑟兰督伊接着说道:“没有希望,就不要让他幻想。”
    陶丽尔的喉咙滚动了一下,终于臣服般开口说道:“是的,陛下。”她的声音细小甚微,但兰瑟督伊听到了,他饮了一口杯中酒,望着殿中清澈的水池说道:“下去吧,做你该做的。”
    陶丽尔紧绷着身体一步一步机械地走向门外,莱格拉斯急忙隐入黑暗中,他看到陶丽尔离开大门后逃似地消失在回廊中,在黑暗中静默了片刻,莱格拉斯转身离开,他没有注意到殿中的精灵王一口饮尽杯中酒,唇角扬起,叹息般地说道:“真是个孩子。”却不知,这个孩子是说陶丽尔,还是说莱格拉斯。
    莱格拉斯慢慢回到自己的安眠处,精灵并不似人类喜欢柔软的床,他们更喜欢自然。就像此处,藤蔓交织的温床垂钓在参天古树的树梢,不败的鲜花莹莹点点缀满了藤蔓,夜风轻拂过莱戈拉斯的额发,长长的睫羽下是透亮的双眸,他安静的坐在古蔓上,修长的双腿随意搭落在枝干上。回想刚刚看到的那一幕,他的父亲瑟兰督伊一直对血统十分看重,认为辛达血统不可玷污。其实,他现在虽然一想起陶丽尔还是会忍不住难受,但是已经不会再为此违抗他的父亲了。陶丽尔是他曾经想要触碰,想要亲近的人,她是一个好姑娘,可惜不属于他。不过也没什么,他还有父亲。
   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,莱格拉斯才沉沉 睡去,今天实在是太累了。
    @晨光微熏,金色的浮光在丛林中游散,莱格拉斯在鸟 儿的啾啾声中缓缓醒来,他看着柔和的阳光,脑海中空白一片,懒洋洋的很舒服。突然,他猛地坐起来,伸手摸摸怀中,哦....还好,钥匙还稳稳的呆在它的位置上,想想也是,那个小个子可爬不上来密林的树,得意的挑了挑自己的眉毛,莱格拉斯伸了个懒腰,他想:又是新的一天,我得先去地牢看看我们的客人。